10%公司

订阅

聚焦公司变革,致力于发现10%最优质公司。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7

这是一个好问题。偏见是在事实依据不足的情况下所作出的预判。然而,这种分类是错误的,带有敌意的。
奥尔波特指出,与事实依据相印证的分类标签往往会得到选择性的认可,而与分类标签相悖的事实依据则会遭遇大部分人的抵触。在面对互为矛盾的事实与分类时,坚持预判的心理机制即允许特例的出现。奥尔波特在书中给出的例子是我们能耳熟能详的一种表达,即,“的确有些黑人也是好人, 但是......”,或是,“我有一些好朋友是犹太人,但是......”这种转折的句式所表达的前半部分语义似 乎是一种消除敌意的机制,但是在通过剔除一些正面个例后,针对此类别之下其他事例的态度依旧是负 面的。简而言之,相悖的事实依据无法改变错误的泛化,人们虽然认可这一事实,但却在分类过程中将 其排除在外,这也被称为“二次防御”。此外,奥尔波特还在书中提及了一个有趣的例子:
当一名对黑人持有强烈偏见的人,在面对有利于黑人的事实依据时,他往往会将婚姻问题作为挡箭牌与诡辩的 理由:“你希望你的妹妹和黑人结婚吗?”一旦对方回答:“不,”或在回答过程中产生犹豫,偏见的持有者就会 说,“看到了吧,黑人和我们生来不同,有些事对黑人来说就是不可能的,”或者,“我就说吧,黑人本性难移, 令人厌恶。”
可以说,错误的分类并非造成偏见的绝对因素,但是,人们总是自以为有充分的理由维持自身的预 判,继而导致了偏见。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预判往往受到社会环境、社交网络的影响与支持,因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会对此加以考量。
造成的偏见的另一要素是敌意。奥尔波特认为,这种敌意恰恰来自于偏爱——一种自身价值系统的 维护。斯宾诺莎将“出于爱的偏见(love-prejudice)”定义为“被爱蒙蔽了双眼”。正如古人有云:情人眼 里出西施。在热恋中的情侣眼中,对方的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的。与此相似,对信仰、组织、国家的爱也 会使人们“蒙蔽双眼”。
此类积极的依附关系对我们的生活至关重要。年幼的孩子不能离开监护人独自生活。他必须先通过 某人或某事学会爱,并认识自我,才能够学会憎恨。而在他分辨对其价值体系的威胁之前,他是被亲情 与友情所围绕的。正是出于对此的珍爱——同时也是个人生存的基础,人们倾向于受到对个人价值体系 袒护的驱使,而做出毫无依据的预判,对可能会威胁到我们价值体系的人和事物进行贬低(或主动攻击), 以抬高自身的价值取向。这种预判是非理性的,而基于偏见问题的复杂性,奥尔波特并未就其与大脑分 类活动之后的理性预判进行详尽的区分,事实上,这一问题依旧是目前该领域中所需探讨的问题之一。
仇恨偏见是基于错误预判与敌意加强后的二次发展,其所反映的事实背后通常是积极正面的价值体 系。西弗洛伊德曾就此这样表述:“在对陌生人不加掩饰的厌恶与反感之中,我们意识到,这其实是对 自己的爱的表达,是一种自恋。”可以说,是爱的偏见(偏爱)引来了仇恨的偏见(歧视)。

15

您的这个问题很深刻,有些地方已经超出了埃及学的范畴,值得路过的丧葬考古学、人类学和博物馆学的能人和同仁们来添枝加叶,一起回答。
先说说人类遗骸的发掘、研究、展示和处理。这个事儿往大了说,正如您所讲,是个职业伦理的问题。对于这个事儿,考古学界和博物馆学界都有自己的共识了。国际博物馆协会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1986年那会儿就提出了国际所有博物馆都应遵守的道德规范,里头就明确地说了,要妥善保存人类遗骸以供未来研究之用,在展示人类遗骸的方式一定要得到同行和各种宗教信众的认可。绝对不能把人类遗骸当做一种猎奇的东西。其实这个事儿,埃及的木乃伊就是个例子。我在之前的答案里有两三次提及了19世纪拿着锛凿斧锯开木乃伊玩儿的行为,这就是“把人类遗骸当做猎奇”的行为,如果发生在今天的博物馆,是会被国际同行谴责的。如果您有机会去看看国外的博物馆,一般展示人类遗骸的地方都放在比较隐秘的地方,然后贴个牌子说:前面有个人类遗骸,您要是觉得不舒服或者觉得又被冒犯到就别往前走了。这其实就是在考虑人们可能在道德上对怎样展示遗骸是有不同的标准的。
考古学界更重视这个事儿了。毕竟我们这行和死人打交道是十有八九。198 9年在Vermillion的南德科他州大学,考古学界也提出了一个行业准则,强调要部分人种和宗教地尊重人类遗骸,尊重死者生前对自己将如何埋葬的遗嘱,处理和研究人类遗骸需要得到当地社区团体在法律框架下的商议和许可。这样就严格地限制了考古学家发掘时对人类遗骸的操作。比如说吧,在英国研究葬俗的丧葬考古学家,在发掘当时的老坟场之前,要写很长的报告,说明自己的研究目的和问题,并且说明和这些遗骸相关的团体是不是希望发掘能帮助他们了解自己的过去,而且要在发掘前承诺最小程度地破坏埋葬地。当然,如果是发掘jd教和yt教的遗骸,要考虑宗教信仰问题,要考虑重新埋葬的,对其他信仰也是要考虑这一信仰对尸体和来世的看法。可以说,考古学家的职业道德是和当地人的来生观和信仰相互动的。当然啦,这些程序必须是在法律框架内实施的。然后呢,挖出来的遗骸一定要得到尊重,和博物馆学者一样,展示的时候不能闹着玩儿当玩意儿。
那么有了这些国际准则,并且在埃及最高古物委员会的许可之下,新近的展览,只要把木乃伊以合理的,科学地方式展示,就不是“违法的”,也不是违反职业道德的。至于在一百年前被弄到世界各地的木乃伊,也要由当地博物馆和考古学家达成意见,保证尊重死者,遵守上述标准。毕竟嘛,这件事情已经有法可依,有规矩可循,网友朋友大可不必过虑。
文物归还的问题就比较敏感了哈。我们国家国宝流失这么多,在这里讨论还与不还,不管怎么说都是很伤民族感情的事儿。不过呢,要回应一些人说的一件事儿,就是说不归还是因为外国的文保比埃及当地好。怎么说呢,客观来说,当代埃及的博物馆文保视野还在不断地进步。虽然和欧洲国家有那么些距离,但是人家是不断在变好的啊。你看看这个新埃及博物馆,那可都是一流水准。而且在埃及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文保高手,帮着埃及人保护和修复文物。可能埃及文物“回家”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埃及自己的时局了。几年前内部闹的时候把马拉维博物馆一把火燎了,糟蹋了,怪可惜。所以我们还是要对埃及有信心,看到这个地方更好地管理自己内部的盗窃、非法交易文物,同时和外国协商,拿回自己的文化遗产。
再次感谢您的提问!我真的很喜欢您这些“偏门“的问题,很有见地,很深刻。
关于必威亚洲备用网 在必威亚洲备用网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必威亚洲备用网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